baidu.com演示站

时间:2021-09-23 09:08  编辑:网店转让

洪先生看到淘宝上的直播间生意不错,也动了心思,想开一家直播间卖衣服。他知道经营网店不容易。如果从零开始,需要很长的市场培育期,费时费钱。不如直接买一个有一定人气基础的网店来运营。

打定主意后,他和合伙人找了一家网店转让中介公司上海五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宝网络”)。在中介公司的中介协助下,我花了33万元买了杭州一家公司经营的淘宝店。

签约前对方给我们看了直播回放,同时有五六万粉丝在线观看;然而,当我们全额支付并将其带到现场直播时,只有400人观看。

洪先生说,这个数据差距太大了,他和伙伴们都很着急。“这和白手起家开网店有什么区别?”

联系中介服务“五炮网”后,洪先生意识到卖家原来的5万多粉丝是被一个300多万粉丝的Tik Tok“引导”的。然而,关于这一点,卖方和“舞蹈泡泡网”在交易前均未向买方洪先生及其合伙人提及。

洪先生说,现在经营淘宝店,不再像以前那样单纯展示产品,有的买家点击进去购买:

很多现在生意不错的店铺都在做直播。自己店里卖的衣服,通过模特直播吸引顾客,促进购买。

看好这一趋势后,洪先生和合伙人开始计划开网店。在调查这个行业的时候,他们了解到,如果从零开始开网店,推广市场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时间,不如买一家人气比较高的网店来运营。他们在网上看到了很多热门网店转让的信息,也看到了很多从事网店转让的中介平台。经过选择,洪先生及其合伙人选择了——上海五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宝网络”),一家专门从事网店转让的中介公司。

根据买方的要求,“五炮。com”向洪先生推荐了杭州某贸易公司经营一年的淘宝店。

洪先生说,“舞蹈泡泡网”还向他们展示了网店直播的重播,直播开始后不久,就有5到6万人同时在线观看。

众所周知,直播的时候要达到这样的粉丝基数并不容易。正是销量,也就是本次直播回放中展示的粉丝数量,促使我们做出最终的购买决定。

根据居间合同约定,2月24日至3月5日,洪先生及其合伙人分六次向支付36.4万元,其中店铺转让款33万元,1000元店铺消费定金3.3万元,居间服务佣金3.3万元。

我们已经播了两个多小时了,但是人气一直没有上去。算上我们自己的粉丝,有400多人。

在洪先生提供的两个视频截图上,记者看到直播ID没有变化,直播地点也从转场前的浙江变成了转场后的湖北,当然主播也发生了变化。不过,根据此前的直播截图,网上人士透露,洪先生试播的视频截图显示,只有487人观看了两个半小时。

有400多名粉丝,包括一些来自我们自己的。这个量和我们从0开始做的有什么区别?33万买了什么?

负责“舞蹈泡泡网”网店转让项目的徐先生告诉洪先生,卖家的所有粉丝都是同时在线观看的,“主要是利用自己拥有300多万粉丝的Tik Tok进行导流”。

洪先生听说后简直崩溃了:签合同前,卖方和中介都没告诉他们这么重要的信息!

洪先生说,如果卖家的观看量被“刷”了,价格很低,他看到网上有报价,15元/万次,但他们转店33万,是不是涉嫌诈骗?

即使卖家的观看量不是‘刷’出来的,而是来自自己300万粉丝的‘Tik Tok大分流’,不提前告诉买家真相就更有造假嫌疑了!

对此,“五炮网”的徐先生解释说,该店最高的转让价格不是在直播中,而是在该店开设的某旅游网络交易平台的旅游线路中,与女装销售相匹配,因为卖家之前想做女装销售,但没有找到合适的货源。

卖家的粉丝数量从店铺原有的基础上抽干,是卖家增加粉丝数量的主要方式。除了一些来自Tik Tok的引流,淘宝还向主页推荐了店铺的直播,还有一些顾客通过浏览淘宝页面进来观看。

徐先生说,推广“张芬”有很多方法。Tik Tok、微博等平台分流是一种方式,淘宝主页的出现也是一种方式。也可以找一些相应的网络名人合作,或者在直播的时候给观众一些折扣。简而言之,有很多方法。

但徐先生认为在直播之前,买家洪先生并没有为这些“玫瑰粉”的推广做好准备,所以直接开始了直播。结果之前淘宝首页的店铺消失了,导流渠道也消失了,这是店铺直播观众少的主要原因。

记者从网店的转让协议中看到,33万元的转让款是一次付清的价格,没有任何价格细节。

而且协议还将网店交易描述为“股权转让”,“带股权转让”是本次交易的核心:淘宝店。

至于徐先生,网店开设了一个旅游网络交易平台项目,这一点记者在合同中并没有看到。

4月1日下午,记者问“舞蹈泡泡网”公司的徐先生,33万元的转让价格是如何评估的?毕竟网店不像实体店,有租金、位置、终端商品等考虑。

徐先生回答说,这是根据卖家的定价:“卖家说多少我们就挂多少,如果有人买了,我们就成交,还会有提成。”

记者:“卖家直播时,粉丝从Tik Tok达达等平台分流。你在交易前告诉买家这些信息了吗?”

记者问徐先生,交易前中介有没有核实卖家提供的信息?徐先生说,合同要求买卖双方提供的所有材料、信息和陈述都是真实合法的。他们核实了被转让网店的基本信息。

但在协议的“特别声明条款”中,要求买方对其购买的网店承担“核实义务”,要求买方“在签署本协议前,了解并核实目标公司和目标网店的信息”。如有异议,必须在签订合同前以书面形式提出。

4月8日下午,记者就直播间粉丝数量骤降一事,电话采访了卖家林先生。林先生说他不认识买家。"我的店被委托给五宝网络公司销售."。

谈及直播间的粉丝时,林先生说他卖的是“店铺”。买之前没人问他粉丝之类的问题。当记者试图了解其公司与五宝网络公司的委托关系时,林先生表示与门店销售无关,随即挂断电话。

“如果现在开网店,还不如卖网店赚得多!”在一家网络科技公司从事网店转售业务的孙先生说,

对于一些业绩不好的店,有的店直接关门。然而,更多的商店将转移他们的商店。

这些店也经营了很多年,前期推广也花了一些钱,积累了一些流量。店铺被一些买家收藏,都是资产,所以网店转让就成了生意。

孙先生说,目前网店转让不像实体店转让那么规范。购买网店时,购买者必须获得账号、密码、支付宝账号及登录密码、支付密码、支付宝捆绑邮箱地址及密码、秘密答案、实名认证者姓名、身份证号、银行卡号、身份证复印件、户口本复印件等。

有些不讲信用的卖家,你交钱接管店铺后,他们马上向平台投诉,把店铺收回。

孙先生说,要避免这个陷阱,必须通过可靠的中介机构进行操作,接收方最好请有专业知识的律师对接。

孙先生还透露,一些中介会通过购买一些网店来“养”它们,通过计费、购买流量等手段制造店铺流量高的假象,从而抬高店铺的转让价格:“所以想买店铺的顾客要多比较、多咨询,乐观的店铺也要仔细观察一段时间,甚至尝试下单核实店铺的每一个环节。尤其是签合同的时候,要尽可能多的写一些自己想到的风险。”

孙先生说还有一个注意事项,就是在接手网店之前,你要明确自己想做什么。想做服装店就要明确,连男装、女装、童装都要明确,因为网店比实体店的份额更细:“想卖衣服就要把服装店接手,再漂亮的流量也拿不动。为了促进交易,一些中介平台会告诉你,服装鞋帽是一个大类,不细分。这个陷阱不能自己跳进去。”

北京馆陶中茂(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葛志豪表示,随着网上交易市场的扩大,网店转让行为逐渐增多,但网店本身只是一种经营方式,网店转让行为的本质是网店主体权益的转让。

本案中,由于网店的主体为有限责任公司,买方在受让公司股权及网店时,应重点从公司的经营模式、销售渠道、债权债务等方面进行综合考察。

但与传统公司股权转让行为不同的是,作为公司的经营模式,网店是否具有商业价值往往与是否拥有稳定的“粉丝”、商业信用评价高等互联网经济因素密切相关。因此,在购买卖家网店时,买家要特别注意网店对应的“粉丝”的来源和真实性。换句话说,就是要保证购买的网店真正具有真实交易和真实客户积累的商业信誉。

当然,保证网店信息的真实性和客观性是卖家的义务。在双方约定的交易对价明确指向网店所拥有的“粉丝量”和信誉度的前提下,卖方应本着诚实信用的原则,在交易前告知买方网店在交易过程中的真实经营情况。

当然,网店粉丝聚集的原因很大程度上与公司实际经营者的经营思路和方式有关。同时,粉丝并不直接代表公司的现金收入。因此,在购买网店时,买家在评估粉丝的经济价值时需要特别谨慎。由于本次评估没有直观、固定的价值标准,评估风险较高。

由于网店转让需要考虑的商业因素较多,作为中介,应当遵循“如实报告”的原则,及时、完整地向委托人报告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包括委托人关注的网店的有效“粉丝量”和信用评价程度。同时,作为买家,建议在此类交易中,可以将“粉丝”的数量作为合同履行的指标之一,使网店转让的价值尽可能量化、清晰化,避免交易后“粉丝”数量急剧下降,没有维权依据的尴尬局面。

上海IP/IT行业知名律师刘春泉认为,网店转让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在经验和专业知识不足的情况下,买方建议将整个项目委托给律师,以避免相应的投资风险。

雷霆9号!一位网络名人中的女主播被萧山警方逮捕,她在背后偷偷做了这件事.

[Hea

标签: 买淘宝店  

热门标签